网购出现食品安全问题,电商企业承担连带责任

12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安全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以下简称《解释》),共14篇,涉及网购食品安全纠纷。 对电商平台的责任和“黑作坊”等实际问题作出了规定,并明确人身伤害不属于惩罚性赔偿的内容。 《解释》将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电商平台需承担责任

电商平台成为食品安全的“重灾区”。 最高人民法院11月发布的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案件专题报告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共新收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案件4.9万件。第一个例子。 其中,约30%的纠纷涉及电商平台承担责任,而食品纠纷占网购合同纠纷案件的近一半,占比45.65%。

《解释》第三条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未在平台内对食品经营者进行实名登记、依法审核许可,或者未履行报告、停止提供食品等义务的,网络交易平台依法提供服务,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将受到损害,其权益受到损害的,消费者有权主张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及平台内食品经营者承担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使电商平台能够保障消费者的食品安全。”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第一庭庭长郑学林说。

实践中,电商平台运营包括提供平台服务和开展自营业务两种模式。 两种商业模式之间存在根本差异。 《解释》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标榜自营,或者其制作的标志足以误导消费者,使消费者相信该平台自营商品的,消费者有权主张:平台承担赔偿责任。

“该条款采用了消费者友好的外观主义解释方式,也有助于督促平台企业明智思考,加强食品标签管理,摒弃恶意吸引消费者注意力的不诚实、混淆视听的行为,是双赢之举。”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12月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11批次食品不合格情况的公告》,检出食用农产品、乳制品、方便食品、薯类及膨化食品、蔬菜制品等5大类食品11批次样品不合格,涉及1号店等多个电商平台。

没有发生事故不能作为辩护理由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解释》全面启动食品安全领域惩罚性赔偿制度。 根据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经营者明知经营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的,才应当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 因此,经营者是否“明知”的判断至关重要,但向消费者提供证据以及法庭认定存在困难。

对此,《解释》通过列举和补充细节进一步明确,增强可操作性。 其中,超过保质期仍销售的食品、未提供所售食品合法来源、无正当理由以明显不合理低价进货、未依法履行进货检验义务等也算是“明知故犯”吧。

如果我吃了不合格的食物而出现问题,我是否需要承担惩罚性赔偿? 《解释》明确,惩罚性赔偿不以造成消费者人身损害为前提。 这意味着,食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消费者主张生产经营者应当依照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 生产经营者应当辩称未造成消费者人身损害。 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食品安全法旨在保障食品安全,保障公众健康和生命安全。惩罚性赔偿以造成人身损害为前提,不利于保护消费者利益,也不利于鼓励消费者维护自身权益。”的权利。” 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法官高艳柱说。

在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一起典型案例中,郑某从一家儿童食品公司的网店购买了一盒果冻。 随后,郑某在吃东西时,发现其中一颗未开封的果冻里有异物。 经鉴定,发现该异物是一只蜘蛛。 郑某提起诉讼,要求某儿童食品公司退还货款并赔偿1000元。

法院判决支持了郑某的诉讼请求。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明知销售的食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消费者不仅可以要求赔偿损失,但也向生产者提出索赔。 或者经营者要求赔偿价款十倍或者三倍损失的; 增加的补偿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

“惩罚性赔偿的作用不仅是事后提供救济和赔偿,更重要的是事前遏制和预防。” 刘俊海说道。

砍掉“黑作坊”

《解释》还对实践中出现的“黑作坊”问题作出了规定。 消费者因生产、销售未标明生产者名称、地址的预包装食品主张惩罚性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并从源头抓起。 严厉打击食品生产经营违法行为。

郑学林表示,该规定旨在消除“黑作坊”食品生产经营链条。 对于没有生产者名称、地址生产经营的预包装食品,不仅生产者要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经营者也要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使经营者不愿意或者不敢经营”黑作坊食品,切断“黑作坊”食品的商业链条。

事实上,近年来,不少电商平台在抽查中频频发现存在问题食品的情况。 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孙梅君此前表示,市场监管总局先后出台食品安全抽检管理办法、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对采样程序、核查和处置的详细要求,并专门针对互联网。 建立“神秘买家”制度进行随机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