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种质资源保护,夯实渔业发展基础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农业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的意见》(简称《意见》)。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聚焦农业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的重要文件,开启了农业发展的新篇章。 种质资源保护利用翻开新篇章,具有里程碑意义。 为宣传贯彻《意见》,加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农业农村部渔政局会同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中国水产学会,组织开展水产种质资源保护与利用征文活动。 现将部分文章在中国渔业微信公众号连载,以引导公众关心、支持、参与这项工作,为《意见》的推广落实营造良好氛围。

水产种质资源是指具有较高经济价值和遗传育种价值,可为捕捞、养殖等渔业生产和其他人类活动开发、利用和科学研究的水生生物资源。 水产种质资源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宝贵财富。 它们是渔业捕捞、养殖强化和品种改良的生物学基础,是渔业可持续发展的基石。 我国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特别丰富的12个国家之一,水生生物种类繁多,水生种质资源丰富。 据记载,我国有海、淡水鱼类4000多种,虾蟹1700多种,头足类90多种,贝类约3700种。 海洋物种方面,我国有海水鱼类2​​200余种,其中黄海、渤海200余种,东海800余种,南海1400余种。 ; 海虾300余种,螃蟹600余种,头足类90余种。 各种各样的。 淡水品种方面,我国有鱼类1000多种,其中长江水系291种,珠江水系271种,黄河水系124种,黑龙江水系97种,黑龙江水系81种。台湾有71种,青藏高原有71种。

基于水产种质资源生产的各类水产品为中国居民提供了约1/3的优质动物蛋白。 它们已成为城乡居民菜篮子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 同时,水产种质资源作为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维持自然界物质和能量流动、维护国家生态安全、开展相关科学研究的重要物质基础。 因此,加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夯实渔业发展基础,一直是我国渔业资源保护的重要任务。

一、我国水产种质资源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一)水产种质资源背景不明

我国虽然拥有丰富的水产种质资源,但由于多年来没有开展全国性的、系统的、全面的水产种质资源普查,我国缺乏全面、科学、权威的水产种质资源统计数据。 全国许多水体水生种质资源背景状况尚不明确。 对许多重要水产种质资源的生物学、生态学和遗传学仍缺乏科学认识。 全国水产种质资源全面。 基础数据信息还比较匮乏,区域种质资源信息尚未形成长期稳定的数据积累,全国水产种质资源背景情况尚未完全掌握。

(二)水产种质资源退化、流失风险加大

我国水产种质资源目前面临种质退化加剧和物种持续流失的双重问题。 海洋捕捞渔获量正在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年轻且价值越来越低。 我国四大传统海洋捕捞品种——大黄鱼、小黄鱼、带鱼、鱿鱼,现在很难形成正常的捕捞季节,野生大黄鱼也很难找到。 渤海经济鱼类数量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80多种减少到近年来的10多种。 我国对虾种质资源严重退化,已退出我国对虾养殖的主要品种。 被誉为“长江三鲜”的鳀鱼、凤尾鱼、河豚数量大幅下降。 长江流域的鳀鱼早已灭绝。 鳀鱼市场价格居高不下,野生河豚数量越来越少。 作为淡水养殖业的基础资源,“四大类”鱼苗数量急剧下降,从20世纪60年代的约1200亿尾减少到目前的数十亿尾。 曾经广泛分布于黄河流域的北方铜鱼已成为极度濒危物种。 珠江的鱼类约有100种,已从常见、优势种进化为珍稀或濒危种。 从目前情况看,这一趋势仍在持续,水产种质资源整体衰退的风险日益加大,一些珍稀特有物种已经灭绝或濒临灭绝。

(三)水产种质资源栖息地遭到严重破坏。

水产种质资源的数量和质量直接关系到其栖息地的健康状况。 水产种质资源产卵场、摄食场、越冬场、迁徙通道等重要生境的破坏是水产种质资源数量减少的主要原因之一。 据初步统计,我国已建成水电站4.67万多座、水库9.8万多座,大部分位于我国重点流域。 水利水电工程的建设和运行,影响了江河湖泊的自然连通,堵塞了洄游鱼类的洄游通道,对水生生物的栖息地和繁殖地造成了危害。 与此同时,填海工程建设、航道河流疏浚、海岸河岸硬化、采砂采石、滩涂开发、湿地围垦等人类活动,严重破坏了水生种质资源的栖息地,加速了水生种质资源的退化。当地水产种质资源衰退。 资源多样性的减少导致了水产种质资源的退化和流失。

二、当前我国水产种质资源保护的主要措施(一)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的颁布

为了有效保护水产种质资源,国家颁布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使水产种质资源的保护有法可依。 1979年,国务院颁布了《水生资源繁殖保护条例》。 1986年和1988年,国家分别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 2006年,国务院发布了《中国水生生物资源》。 保护行动计划。 此外,国家还实行了海洋捕捞许可证、最小目数、最小可捕体长、禁渔区、禁渔期等一系列保护制度,这些法律法规和保护制度对海洋捕捞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全国水产种质资源保护。 发挥了重要作用。

(二)公布国家重点保护水生生物名录

为有效保护我国重要水生种质资源,国家先后公布了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名录。 1989年,经国务院批准,原林业部、农业部联合向社会公布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 名录中有水生动物近80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13种。 二级保护动物有67种。 名录中的一些物种也是重要的水产种质资源,具有重要的生态和科研价值。 此外,为加强经济水生动植物保护,2007年农业部发布了第一批《国家重点保护经济水生动植物资源名录》,共包括166种,其中鱼类99种,虾蟹17种。 有贝类20种,藻类7种,爬行动物2种,高等水生植物9种,其他类型12种。

(三)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划定

为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规定的“国家保护水产种质资源及其生存环境,在水产种质资源主要生长、养殖区域建立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制度”。农业部按照“行动区”的要求和《中国水生生物资源保护行动方案》的相关精神,切实保护了我国重要的水生种质资源和遗传育种价值。它们的产卵场、觅食场、越冬场和迁徙通道。 2007年至2017年,农业部先后划定公布了11批共535个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总面积15.6万平方公里,主要保护物种400余种。对象,涵盖《国家重点保护经济水生动植物资源名录》中的重要水生种质资源99种,占所列物种总数的近60%。 同时,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也公布了一定数量的省级水产种质资源储备。 农业部先后发布了《水生种质资源保护区管理暂行办法》、《关于进一步加强水生生物资源保护环境影响评价管理的通知》(农业部、农业部联合印发)环境保护部)、《关于国家水产种质资源储备影响专项论证报告编制指南的通知》等建设管理文件的通知,对加强水产种质资源储备管理和保护工作发挥了重要作用。规范涉及保护区的项目影响评价。

(四)建立一批国家级水产原良种养殖场

为加强国家水产原良种的保护、开发利用,农业部于1991年批准成立“国家水产原良种审定委员会”,从1996年开始,启动了国家水产原良种审定工作。建设国家级水产原种和良种养殖场。 截至目前,全国已认定建设国家级原始良种场38个、改良良种场48个、国家现代渔业种业示范场87个。 主要保护品种有“四大鱼类”鲤鱼、鲫鱼、鳊鱼、罗非鱼。 鱼类、大黄鱼、斑点叉尾鮰、河蟹、甲鱼、大菱鲆、南美白对虾、海带、紫菜、海参等重要养殖品种。 同时,农业部还发布了《水产良种管理办法》(2005年)、《水产原种和良种审定办法》(2008年)、《水产品质量验收办法》国家级水产原良种审评”(2017)。 一系列规章制度规范了原水产品和改良水产品的管理。

三、进一步加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的主要任务建议

围绕种质资源保护,2013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种业体制改革提高创新能力的意见》(国办发[2013]109号),指出要更好地保护、挖掘、研究和利用种质资源,提高种业发展的基础公益服务能力。 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农业种质资源保护利用的意见》(国办发[2019]56号),进一步明确提出了种质资源优质资源保护利用的重点任务。 今后一段时期我国水产种质资源保护要围绕国务院《关于加强农业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的意见》提出的要求,全面建立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 系统开展普查调查,加快了解种质资源状况; 加大珍稀、濒危、特有资源和地方特色品种抢救、采集力度。 制定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综合规划; 加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利用研究; 加快国家水产品(渔业)生物)种质资源库建设等工作,切实加强种质资源保护,进一步夯实渔业发展基础。

(一)加强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规范体系建设

健全的法律法规和标准是水产种质资源保护的制度基础和根本遵循。 建议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修订为契机,对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进行梳理分析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加快水产种质管理、水产种质资源保护与鉴定、水产品种审定等法律法规的制定、修订和实施。 大力推进技术规范审定、品种试验规程、新品种试验、生产性能测定等规范性文件的制修订,为水产种质资源交流、合作和共享奠定基础。

(二)系统开展水产种质资源调查、采集、鉴定和评价

建议系统开展我国主要海域、流域水产种质资源调查、采集、鉴定和评价。 定期开展我国主要海域、流域水产种质资源调查监测,采集野生种质资源,分类鉴定评价,研究其生物学、生态特性、生殖生理和内分泌变化,完成水产种质资源研究。种质繁育技术,不断开发利用有价值的新育种对象,为水产养殖业绿色健康发展提供优质种质资源。

(三)综合制定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利用相关规划

建议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强农业种质资源保护利用的意见》的总体要求,结合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利用特点,组织制定《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实施办法》 《规划》和《全国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建设规划》《水产种质资源开发利用规划》等规划方案为今后全国水产种质资源有序保护和利用提供了行动指南。

(四)大力开展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利用科学研究

针对我国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利用中的重大科学问题和水产种质产业的需求,建议开展育种基本理论方法和共性技术、现代分子育种技术、精准鉴定和优质种质资源创新利用和重要性状遗传机制调控。 分子分析、育种前沿共性技术开发与集成创新、重大优良品种高效培育与示范应用、优质水产种质资源和良种规模化选育等基础、前沿和应用技术研究产业工程等,可以有效提高我国的​​科技实力发展。 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利用水平。

(五)加快水产种质资源库建设

水产种质资源库建设是加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的有效保护措施。 美国、俄罗斯、挪威等国家建立了设施齐全的水产种质资源库,主要保存遗传资源。 建议在总结国家海洋渔业生物种质资源库建设经验的基础上,尽快分区、分期、分批开展我国淡水水产种质资源库建设,本着“保护该做的、尽量保护”的原则,尽可能多地有效保存和保护我国特有的、优质的、多样的水产种质资源,为自主、我国水产种业健康、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