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先考虑儿童食品安全

食品安全关系人民健康和生命,关系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关系执政党地位和国家形象。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食品安全问题的重要性。 他指出,食品安全不仅是重大民生问题,也是重大政治问题。 党的十九大报告将食品安全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提出“实施食品安全战略,让人民群众吃得放心”。 在食品安全战略中,儿童食品安全应享有特殊地位。

童年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期。 这个时期的食品安全和营养对人一生的体质和智力都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同时,儿童免疫力较弱,对食品营养、安全卫生的要求比成人更严格。 儿童食品中一旦存在有害因素,持续的危害可能会更长、更强。 从长远来看,儿童食品安全关系到国家未来的国民身体素质、国家竞争力、国家繁荣富强。 因此,儿童食品安全应受到社会各界的双重关注,以食品安全为基础的儿童生命健康权和发展权应在国家安全体系中享有特殊保护地位。

目前,许多国家都将儿童食品安全放在首位。 以美国为例,除了1938年实施的《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案》中的食品条款外,还有许多其他涉及婴幼儿食品的联邦法规,例如《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法案》第21卷第106部分。美国联邦法规。 婴幼儿配方食品质量控制程序从一般原则、质量控制程序、记录与报告、通报要求四个方面进行了规定; 第 107 部分涵盖了婴儿配方食品的一般原则、标签要求、豁免条款、营养要求以及问题产品的召回。 已作出规定。 欧盟对婴儿配方食品、谷物加工食品、罐头食品标准有详细规定。 法国甚至将生产假冒伪劣儿童食品罪与贩毒、走私军火并列为“危害安全罪”。

近年来,我国还出台了一系列婴幼儿配方食品标准和监管措施。 新修订的《食品安全法》对婴幼儿食品生产企业的责任和违法行为的处罚等作出了详细规定。 然而,目前对于儿童食品的定义、标准以及企业责任等方面仍缺乏明确的法律规定。 因此,如何将儿童食品安全置于全面保障、优先保障、专项保障的位置,仍需在立法和法律实施方面进一步探讨和明确。

把儿童食品安全放在食品安全战略中的特殊位置,要以预防为主,以家庭教育为重点。 相比事中监管和事后补偿,儿童食品安全更应注重风险防范。 食品安全风险一方面与食品本身的成分有关,即食品成分本身的生物、化学特性引起的安全风险,是客观存在的; 另一方面,食品安全风险还具有一定的社会性,这不仅包括食品成分相应的物理危害,还体现了公众对此问题的感受和认识,以及其他间接危害。 对于儿童食品安全而言,后者更为重要,建议将这一部分纳入儿童食品安全保护重点。 (中国人民大学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 韩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