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南部州接连中国鲶鱼 称含违禁物

继阿拉巴马、密西西比等美国南部各州之后,路易斯安那州5月8日也宣布暂时禁售中国鲶鱼。
自上周阿拉巴马州接获报告称,20份鲶鱼样本中的14份检测到违禁抗生素,其中来自中国和越南的鲶鱼含有违禁的化学残留物而宣布叫停之后,美国南部各州正带头对从中国进口的鲶鱼提出并禁售。
上海市食药监督局已经注意到美禁售中国鲶鱼一事,但上海的水产品每个季度都接受严格的市场检测,总体安全可控,市民可以放心食用。
沃尔玛全美下架
路易斯安那州卫生专员鲍勃·奥多姆上周五决定在该州将中国鲶鱼列入食品安全的黑名单。这个决定令当地渔民笑逐颜开,但对那些中国鲶鱼的进口商们来说,却是一个噩耗,因为这意味着巨额的经济损失。
目前,密西西比州农业与商业部检测所有外国进口鲶鱼样本中都发现有禁用物质。在冷冻鱼片中发现两种抗生素后,已下令商店停止贩售。
阿拉巴马州的沃尔玛发言人表示,已经移除了全国货架上的中国进口鲶鱼。同时,阿肯色州农业官员也宣布,他们将立即开始检测进口鱼类。
检验只占1.3%
目前FDA每年仅仅检验所有输入到美国的进口产品的1.3%。美国国内还有指责称,中国养鱼者在饲养过程中习惯使用多种化学药剂和抗生素,而这些东西正是美国所禁止的。这些化学残渣将在成鱼中被保存下来,危害人类的健康。
奥多姆称,他们对来自中国、越南、泰国和美国的总计20份鲶鱼样本做了测试,发现中国和越南鲶鱼存在含有违禁化学物质问题。
从这些来自越南和中国的海产品中检测出的被禁止的物质包括氟诺酮类(Flouroquinolones)药物,这是一类强性抗生素,其中包含用来治疗炭疽病的Cipro。Fluoroquinolones是被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认定的一种违禁抗生素,联邦政府对此实行所谓零容忍政策。FDA称,对这些药物不必要的摄入将使消费者形成对这些重要药物的抗药性。但欧盟和国际社会鉴于食品安全标准仍允许他们有限制的使用。
中国出口量猛增
鲶鱼是美国第四大最受欢迎的海鲜。中国的养殖鲶鱼从2003年年初开始进军美国市场。美国方面的统计数字显示,到当年7月份,中国向美国出口冷冻鲶鱼263881磅,价值45.2万美元;而同期美国的鲶鱼产量是3.98亿磅,中国鲶鱼的份额微乎其微。
但中国的鲶鱼出口商将目标放在了美国南部地区——美国的主要鲶鱼市场。近年来,中国鲶鱼更是呈现出口强势增长。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及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39;s Fisheries Service)的数据,中国养殖的鲶鱼进口到2006年已将近1700万磅。截至今年2月,美国对中国的鲶鱼进口率增加了1055%。

中国鲶鱼迅速抢占市场必然引发了美国渔民尤其是鲶鱼业者的抵触。位于密西西比州、以支持美国渔民饲养的鲶鱼为宗旨的非营利性组织美国鲶鱼协会(The CatfishInstitute)的主席罗杰·巴洛去年12月的一番公开言论就很具代表性。在寻求更为自由的贸易关系之时,联邦政府必须解决亚洲渔民在出口到美国的鱼类中持续使用被禁止的抗生素和致癌化学品的问题。
鲶鱼效应
事实上,对美国人来说,这一次的中国鲶鱼有毒风波并不陌生。早在2003年,美国商务部裁定越南出口商在美国倾销其鲶鱼产品,决定对越南销美的冷冻鲶鱼切片产品征反倾销关税,税率高达36.84%~63.88%。此举被越南政府和产业界普遍认为已违反公平交易及贸易自由化的精神。
这条水煮鱼最爱吃水底杂食
鲶鱼属鲶目,与脂鲤、鲤和一些鲤科的小鱼有亲缘关系。鲶鱼的特点是嘴边有像猫的胡须一样的触须。该鱼常被烹饪做水煮鱼。
鲶鱼喜欢潜游水底,晚上比白天更为活跃。它们多数什么样的动物和植物都吃。鲶鱼在诸多饵料中,偏爱黑蚯蚓、青虫、小鱼和禽畜肉。
马上评:滤清中美贸易毒素
从中国进口的污染食品事件持续扩大,一开始是小心有毒的狗饲料,到菠菜问题,再到最近的假事件,现在更是小心污染的鲶鱼。
每次调查美国方面都会大动干戈,并且在事实尚未明朗之前对外宣布,毒源来自中国。
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毒食品事件,令两国的贸易往来不得不在艰难中前行。
5月7日,《纽约时报》报道称,中国的药厂供应的假,作为咳嗽药水的原料,导致全球在20年来有数千人死亡。
美国食品及药品管理局(FDA)对此展开了调查。虽然期间并未提及中国,但FDA警告药厂和供应商要小心进口的二甘醇,言之灼灼。
事实上,从今年3月起,美国各地不断发生宠物食品中毒事件,FDA声势浩大的展开了相关调查。
但还未等最终结果出炉,美国媒体已经迫不及待地宣称,毒源是来自中国的麦麸。但绝大多数媒体在报道时,都只强调中国是麦麸的供应商,而没有提到其他国家。
在去年9月,有人因食用加利福尼亚州生产的袋装菠菜而感染了大肠杆菌,在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人谈菠菜色变。
此前,在2004年,美国还因为不承认中药药理,而拒绝中药入境等一些事例,使得中美贸易关系在平稳前进的大背景下,发生了不少小插曲。
对于这层出不穷的毒食品事件,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宋国友博士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中美双方对责任的认定标准不同,特别在食品方面,美国的标准更是严格,有自己的一套体系。
宋国友博士表示:我不倾向把中美贸易在食品药品方面的纠纷看成两国贸易关系的表现。
他说,类似事件在国际社会上也出现过许多,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因为国家与国家之间对食品药品方面的评定标准都不同,这也许是因为中国部分厂家的生产标准未能达到美国的要求。
他表示,这些事件并不会影响两国政府今后在进出口贸易上的合作,中国一直是美国的产品出口大国。但同时他也承认,这些事件频频曝光会使得中国产品今后在美国市场上的认同感下降,影响美国消费者对中国产品的信心。